原创辣妈萌宝必备01-13 02:11

摘要: 第1章 陪我一起在地狱呆着  夜色沉沉,水晶灯闪烁着美丽的光。  江夏瑟缩在沙发上,眼中满是害怕的神情。

第1章  陪我一起在地狱呆着

  夜色沉沉,水晶灯闪烁着美丽的光。

  江夏瑟缩在沙发上,眼中满是害怕的神情。

  按照规律,今天,他应该要回来了……

  她的心中,为什么这么恐慌?

  这个男人,是他的丈夫,也是她最爱的人。

  以前,远远见他一面,她都能高兴好几天。

  可是现在……

  江夏做梦也想不到,有一天,她会害怕他害怕到恨不得立刻逃离。

  江夏瑟瑟发抖的时候,突然门被打开,叶容辰出现在了门口!

  江夏脸上的惊恐几乎快要实质化,她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身体。

  叶容辰大步走了过来,一把将她按在了沙发上。

  他的身上有很浓重的酒气,江夏有些哀求地说道:“容辰,我今天有点不舒服,能不能……”

  “闭嘴。”叶容辰直接压在了她的身上。

  江夏神情痛苦,却又不敢抗拒。

  良久,她像是一个破败的娃娃一样,被抛在了沙发上。

  江夏看着想要离开的叶容辰,眼底闪过一丝痛楚:“容辰,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要日复一日遭受这样的折磨。

  叶容辰冷笑了一声:“我怎么对你了?江夏,这不都是你自己你想要的吗?半年之前,你辛苦算计爬上我的床,我现在,不过是在满足你罢了。”

  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因为心酸,江夏的眼泪一下子出来了:“我说过很多遍了,那次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说这话,你自己相信吗?”叶容辰的笑容更加冷冽:“如果不是你算计了我,诗雨怎么会因为生我的气而远走他国,我又怎么会迫于压力,娶了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叶容辰越说越恨,他的眼神如同尖锐的刀一样,狠狠地凌迟着江夏的身心。

  贱人!不要脸!

  这就是她最爱的男人对她的评价。

  江夏的心脏,抽搐着疼痛。可她的眼眶却慢慢干涩了起来!

  原来,当痛苦到了极致,竟会连眼泪都流不出来!

  “叶容辰!”江夏的眸底闪过一丝痛苦:“对你来说,我到底算是什么?一个玩物吗?”

  结婚半年了,他的丈夫每次回家,都只是拉着她发泄一番兽欲,然后毫不留恋地离开。

  每一次,江夏感觉不到一丝愉悦,只有无尽的恐慌和害怕。

  以往,她只是一次次被动地承受着,今天,她终于受不了地问了出来。

  叶容辰的嘴角,闪过一个冷冽的笑容:“不,你连玩物都不如。毕竟,你要犯贱地多。”

  看着这了冷漠如同恶魔一样的男子,江夏的心,彻底绝望了。

  她咬了咬牙:“既然你这么不喜欢我,那么,我们离婚吧!”

  说出离婚两个字,江夏的心都在痛。

  她是这么地喜欢叶容辰,哪怕遭受了他一次次残酷的折磨,她也坚持着不肯说出这两个字。她一直希望,有一天,叶容辰会被她感动,从而真正喜欢上她。

  可是今天,听到你连玩物都不如这句话,江夏想,她真的该放弃了。

  “离婚?”叶容辰的眉头微微上挑,毫不客气地说道:“你害的我和诗雨分离,现在你这么简单就想离开?江夏,你之前那么辛苦算计我,不就是想要跟我上床吗?我现在一回来就和你上床,怎么样,是不是很开心?”

  江夏的脸,一瞬间苍白。他当真就这么恨自己?

  “你毁了我的幸福,以后,你就陪我一直在地狱中呆着吧。”叶容辰的眼底,满是暴虐的光。

第2章  他要回来了

  办公室。

  江夏有些浑浑噩噩地打开电脑,然后拿起一杯水喝着。

  突然,右下方跳出来一个新闻弹窗。

  江夏习惯性地想要关掉。

  看见了弹窗的内容,突然,她的手一顿,瞳孔猛然一缩。

  “华国著名小提琴艺术家江诗雨圆满完成国际巡演,近日将回国!”

  江夏看着这个标题,就这么呆住了。

  江诗雨!

  她的妹妹!

  容辰放在心尖尖上的那个女人,她就要回来了。

  手上的杯子,啪的一下掉到了地上,玻璃碎片,溅到了她的脚上。

  然而,江夏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她只是盯着那个报道,久久无言。

  这边的动静,吸引来了同事的注意力。

  看见江夏那仿佛失了魂魄的样子,同事们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她这是怎么了?”

  “你们看弹窗新闻,江诗雨要回来了!”

  “哇,正宫要回来了。估计她马上就要被甩了。”

  “呵呵,她也是活该。当初要不是她,叶总早就和江诗雨在一起了,他们两个,才是真正的郎才女貌,登对!”

  “就是,江夏和江诗雨还是姐妹呢,爬上自己妹妹未婚夫的床。这种女人,恶心!”

  “话说这么说,不过,江夏只是江家的养女,身份比起真正的江家千金来,差远了。”

  无数的议论声,在不停地往江夏的耳朵里钻。

  江夏听着,整个人都是麻木的。

  是的,当年的事情,所有人都说是她的错。

  骂她无耻,骂她小三。

  哪怕她和叶容辰结了婚,在大家眼里,江诗雨还是那个正宫!

  叶容辰,也是这么想的吧。

  自己是他的妻子,他给予自己的,却只有无尽的羞辱和绝望。

  现在,江诗雨终于要回来了,他知道这个消息,心中应该很高兴吧。

  他们两个是金童玉女一对璧人,自己是横差在中间的一个意外。

  他们本就相爱,重新在一起是自然而然的。自己这个意外,是不是也该识趣点消失了?

  那岂不是说,她终于可以和叶容辰离婚了?

  她是不是应该要感觉到高兴才对?

  那个男人如同恶魔一般冷酷无情,离开他,是自己一直期待着的事情。

  可是为什么,这一刻,她的心中竟有一种说不出的悲哀。

  江夏没有心情再上班,她请了假,有些茫然地在大街上走着。

  不知走了多久,江夏感觉自己的头,突然有些眩晕。

  她不由沿着墙角,慢慢地滑落了下来。

  “小夏?”突然一道欣喜的声音响了起来。

  “齐学长?”江夏艰难地抬头,然后就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容,头晕的更厉害,江夏抓住他的袖子:“学长,送我……去医院……”

  话音刚落,江夏就晕倒了过去。

  齐卓看着脸色苍白的江夏,眼底闪过一丝心疼,将她抱起来,就往医院冲。

  医院。

  江夏已经醒来,她想起刚刚医生给出的结论,有些发懵。

  医生说,她怀孕了,她竟然怀孕了!

  齐卓看着江夏,神情有些复杂。他为了她而来,没想,她已经怀上了其他人的孩子。

  “小夏,要叫你老公过来吗?”压下复杂的心情,齐卓问道。

  “不……”江夏下意识地说道。

  这个孩子,叶容辰会期待吗?她不敢确定。

  看着江夏那慌乱的样子,齐卓的心头却猛然颤了一下。看小夏的反应,她和丈夫的感情并不是很好?或许,自己还有机会?

  齐卓不由说道:“小夏,或许你不知道,从大学时候起,我就喜欢你,已经喜欢了很久了。如果你过得不开心的话,我随时可以带你走。这个孩子,我也会……”

  齐卓说着,有些激动地握住了江夏的手。

  江夏躲避不急,手一把被他抓住。

  就在此刻,门口响起了一声冷厉的声音:“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叶容辰和江诗雨,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出现在了门口。

第3章  勾搭小白脸

  江夏整个人都僵直了!

  她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门口,

  然后,就看见了叶容辰,还有那个美丽而骄傲的女人!

  她是江家的千金!

  是华国知名的小提琴家,号称华国之光。

  是无数男人心目中的梦中情人。

  她更是叶容辰唯一深爱着的女人。

  江夏心中,不由咯噔一下。

  新闻弹窗上说,她即将回国。

  没想到,实际上,她早就已经回国了。

  而且,她和叶容辰,早就见上面了。

  江夏说不出自己是什么样的感觉,只觉得心脏抽搐到快要麻木了。

  “咦,姐姐?”江诗雨微微惊讶地看着江夏,嘴角露出了一丝轻柔笑容:“你真的在医院啊。我们在就诊记录上看到你的名字,以为是什么同名同姓的人,就好奇过来看看。没想到,真的是姐姐你啊。”

  “我……”江夏张着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哎呀,对不起啊。早知道你也在医院,我应该让容辰陪你过来的。虽然我之前不小心在机场崴了脚,不过,我这只是一点小伤,不碍事的,原本我自己就可以搞定。只是容辰他非说要送我来医院……”江诗雨说着,微微嗔怪地看了一眼叶容辰。

  “诗雨,你的脚受了伤,快先坐下。”叶容辰冷冷地看了一眼江夏,然后小心翼翼地扶着江诗雨到椅子上坐下。

  “哎呀,我真的没事的。你现在可是我的姐夫,你这么照顾我,姐姐会吃醋的。”江诗雨说道。

  “吃醋?她没有这个资格。”叶容辰冷漠地说道。

  在江诗雨面前,叶容辰毫不掩饰他对江夏的不屑一顾,江夏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碎了。

  他当真是……一点颜面都不给她留啊。

  齐卓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然后说道:“你不是小夏的丈夫吗?小夏还怀着孕,你怎么能这么对她!”

  怀孕?江诗雨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目光如刀一样地看了一眼江夏的肚子。

  叶容辰的也微微愣了一下。他竟不知道这件事情。

  “容辰。”江诗雨看着叶容辰的表情,心中一慌,不由拉住了叶容辰的袖子。

  叶容辰安抚地看了她一眼,然后,他看向齐卓和江夏,神情越发冷漠了起来。

  江夏果然下贱,自己不在的时候,她竟然这么快勾搭上了一个小白脸。

  愤怒的驱使下,叶容辰的声音更加冰冷了起来:“江夏,你勾搭人的本事,还真不错啊。怎么,这么快就找到一个小白脸来为你出头了?”

  “你胡说什么,只是我单方面倾慕小夏,小夏也是刚刚才知道。”齐卓有些愤怒的样子。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说小夏。

  江夏有些麻木地开口了:“学长,谢谢你送我来医院。没事的话,你就先走吧,我们有点家事要处理。”

  “可是……”齐卓有些犹豫。

  江夏只是一脸坚定地看着他。

  齐卓拗不过她,只能先离开了。

  “容辰,你也出去一下吧。我和姐姐,有些私房话要谈。”江诗雨笑着说道。

  “你和她?诗雨,这个女人十分狡诈,我怕她……”叶容辰皱了皱眉头。

  “你放心吧,她终究是我的姐姐。”江诗雨温柔地说道。

  叶容辰只能应了下来,临走前,还不忘威胁地看了江夏一眼。

  江夏的手微微攥了攥被子,脸上却是一片漠然。

  叶容辰,我真想看看,你到底还能伤害我到什么地步啊。

  叶容辰离开,房间中只剩下了江诗雨和江夏两个人。

  江诗雨起身,微笑地走到江夏的床前。

  “你的脚……”江夏有些意外地看着江诗雨。

  刚刚叶容辰在的时候,她走起路来啊,还是一瘸一拐的样子,可是现在,她走的已经完全和正常人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