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德国优才计划01-11 12:01

摘要: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 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一曲《送别》,百年传唱。歌手朴树



长亭外

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

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 

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


一曲《送别》,百年传唱。

歌手朴树说:

“如果《送别》的歌词是我写的,

我当场死那儿都可以!”


中国首善,世界玻璃大王曹德旺,

1990年读了一本关于他的书,

反复读了三遍后,

他决定放下亿万家产出家。

点击此处阅读曹德旺的故事


曹德旺对他的评价是:

其一生光明磊落,潇洒飘逸,

道德文章,高山仰止。



是啊,

究竟是谁,

又该是拥有怎样的才情,

才能写出如此,令人百感交集的词,

才能对后人有如此大的影响力。


他上半生是高富帅,

风流无比,旷世奇才,

有钱!有老婆!有孩子!

书法、美术、音乐、话剧无一不精。

下半生他却突然抛弃一切遁入空门。

他是中国近代著名的书法家;

中国现代美术的先驱;

中国话剧艺术的奠基人;

中国近现代音乐的启蒙者;

他更是一位名扬天下的高僧,

被佛门弟子奉为律宗第十一代世祖,

他的偈语至今仍在朋友圈广为流传。


他有两个名字,

一个,是李叔同,

一个,是弘一大师……



1880年10月23日,

李叔同生于天津巨富之家,

父母都是佛教的信徒,耳濡目染下,

他常常在家拿被子或床罩当袈裟,

学僧人作法,还念佛玩。



他自幼就聪明过人,

6岁起跟着兄长一起读书,

7岁时已经写得一手好书法,

每次考试写文章,他总觉得文思泉涌,

老师发的纸张是有限的,

而且有规定格式,每一格写一个字。

但他每次都不够写,就在一格中写两个字,

因此,得到了“李双行”的美称,

而且他的文章每次都是第一名!


1901年考入南洋公学,

(西安交通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前身),

就读经济特科班,师从蔡元培先生,

并成为他的得意门生,

在这里,他接受了较系统的儒家经典教育,

还吸纳了“新学”的精华。

在当时上海文坛有著名的“沪学会”,

李叔同的文章屡屡列为第一,

更被上海的名士达人所青睐,

他也被视为“才子”而驰名于上海滩。


书法上,鲁迅、胡适等,

都以有一副李叔同题字为荣。



日子过得风生水起,五光十色。

他与画家任伯年等设立“上海书画公会”,

还与歌郎、名妓等往来频繁,

在上海粉墨登场,参加演出京剧,

《八蜡庙》《白水滩》《黄天霸》等。


李叔同天性纯孝,

26岁那年,

母亲的死使他:

“从生平最幸福的时候,

转入不断的哀悲与忧愁”。

他心中再无牵挂,

遂决意告别故里,

东渡日本留学。


留日期间,

考入东京美术学校油画科。

绘画上,他曾是,

日本国际书画展上第一位参展的中国人,

两幅佳作获得日本文艺界广泛好评。



与同学曾延年等组织“春柳社”,

此乃中国第一个话剧团体,

演出话剧《茶花女》,《新蝶梦》等,

李叔同是中国话剧运动创始人之一。


28岁时“春柳社”首演《茶花女》,

李叔同饰茶花女一角,

此为中国话剧实践第一步。


图为《茶花女》剧照弘一法师(左)  时年28岁


29岁退出春柳社,

专心致力于绘画和音乐。

1911年,32岁毕业时,

他家中遭到了两次票号倒闭的池鱼之灾,

百万资产荡然无存。

对此他处之泰然,不以为意,

倒是对于辛亥革命成功,

大好河山得以光复,

感到异常欢喜,

写下了这首:


《满江红》


皎皎昆仑,山顶月,有人长啸。

看叶底宝刀如雪,恩仇多少!

双手裂开鼷鼠胆,寸金铸出民权脑。

算此生,不负是男儿,头颅好。  

荆轲墓,咸阳道;聂政死,尸骸暴。

尽大江东去,余情还绕。

魂魄化作精卫鸟,血花溅作红心草。

看从今,一担好河山,英雄造。 



此《满江红》并不输给岳飞的那首,

同样是力透纸背,义薄云天。



1910年李叔同回国,

先后在浙江省第一师范,

南京高等师范等在内的多所学校教书。

他开创了当时国内裸体写生课,

南京高等师范学校

(今南京大学)的第一首校歌,

也是他谱写的,

甚至民国的音乐教材也是他所编撰。

丰子恺和刘质平这样的高足,

也均是他培育出来的。

除了任教,他出任过《太平洋报》的主笔,

与柳亚子一起创办了文美会,

主编《文美杂志》刊发了,

许多令人耳目一新的作品。


弘一法师禅画欣赏



1916年37岁时因日本杂志,

介绍“断食”以修养身心之方法,

遂生入山断食之念。


1918年的春天,

一个日本女子寻遍杭州,

在虎跑寺找到出家的丈夫,

这是两人相识的第11年。

 

女子知道早已挽不回丈夫的心,

便要与他见最后一面,

悲伤责问他:

慈悲对世人,为何独独伤我?

 

妻子说:叔同。

曾经的丈夫答:请叫我弘一。

妻子问:弘一法师,请告诉我什么是爱?

曾经的丈夫答:爱,就是慈悲。


岸边的人望着渐渐远去的小船失声痛哭,

船上的人连头也没有再回过一次。

五年前,李叔同所作的歌曲《送别》,

这些文字竟在五年后一曲成谶,

成为如今已是弘一法师的李叔同,

与妻友别离一幕最合适的注脚。



1918年39岁春节期间,

他在虎跑寺度过,

并拜了悟和尚为其在家弟子,

取名演音,号弘一。

农历七月十三日,

入虎跑定慧寺,正式出家。

从此,世间少了“李叔同”,

多了“弘一法师”。



弘一最终以苦行僧终其一生。

他将失传700余年,

佛教中戒律最严的南山律宗拾起,

清苦修行。


20世纪的中国佛教界,

有四位大师的名字同放光辉,

他们是:

虚云、弘一、太虚、印光,

弘一大师最终成为南山律宗第十一代宗师。

半世文人半世僧,

从李叔同到弘一大师,

他好比全能的优伶,

起老生像个老生,

起小生像个小生,

起大面又很像个大面,

所有这一切都源自于他性格上,

“认真”的缘故。 



他一生做人确是凡事认真而严肃。

他要学一样就要像一样,

要做什么就要像什么。

古人有话说:

出家乃大丈夫事,非将相之所能为。

他既出家做了和尚,就要像个和尚。

在佛教许多宗派中,

律宗是最重修持的一宗,

所谓三千威仪,八万细行,

他不但深入研究,而且实践躬行。

马一浮有诗挽他说:

苦行头陀重,遗风艺苑思。

自知心是佛,常以戒为师。



63个流年,

在俗39年,在佛24年,

为世人留下了咀嚼不尽的精神财富。

他是中国传统文化与佛教文化,

相结合的最优秀的代表,

是中国绚丽至极归于平淡的最典型人物,

赵朴初先生评价他:

无尽奇珍供世眼,

一轮圆月耀天心。


林语堂评价他:
“李叔同是我们时代里,

最有才华的几位天才之一,

也是最奇特的一个人,

最遗世而独立的一个人。”


张爱玲评价他:

“不要认为我是个高傲的人,

我从来不是的,

至少在弘一法师寺院围墙的外面,

我是如此地谦卑。”

岁月更迭,春秋代序,

未卜先知的弘一法师,

他提前预到了自己的死期,

安排好后事,

一切从容不迫,涅槃之像,

面带微笑,慈祥安然,如睡着了一般。

读弘一晚年信件,

最钦佩的当是,

他对衰老死亡的态度超然乎常人,

不喜不忧亦不惧,

表现的一如往常,


人世死,极乐生, 

从弘一法师的书信里,

看到他的生死观,

开悟到人生真谛!


         

悲欣交集

是弘一法师的临终遗书。

寥寥四字,无穷玄机。


人生境界可分三等:

一曰物质生活,

此大多数也。

二曰精神生活,

即学者之流也,此亦不在少数。

三曰灵魂生活,

即宗教也,

得其真谛者极少数耳。

弘一法师则安步阅此三层楼台也。


我们仰视他,

如同仰视一座山峰,

可见一角,难窥全貌,

可顶礼膜拜,难攀爬比肩。

问世间,

能得几许事事通,

能有几个李叔同。



2017年10月23日,

是弘一法师137岁诞辰!

让我们一起重温,

弘一法师的《开示》,

愿以弘一法师之清凉语,

同濯此心,浣旧容,

得新生,为新民。

愿诸位:

共添福基,同增慧果,

身心安泰,道业长青!


弘一法师《开示》
1



2



3




4




5





6





7





8





9





10



以上所有画作均为弘一大师所作